SCI 期刊影響因子信息查詢系統

 
咨詢熱線400-820-3901
 
  醫界要問
  ● 學術講座
  ● 他山之石
  ● 醫學美文
  ● 智庫資源
  ● 基金信息
  ● 精選病例
  ● 醫界新聞
  ● 新聞中心
醫界要聞內容

如何擺脫“眼見為實”

我們經常說眼見為實,實際上我們眼見未必為實在,甚至科學上許多情況下正是因為眼見導致錯誤的認識。從某種意義上講,許多科學研究的就是擺脫眼見為實的過程。

盡管我們都知道眼見未必為實,但總是不自覺地受到影響。古代的人看到太陽和月亮圍繞我們周圍每天在轉,很容易就得出地球為中心的錯誤觀點,我們看到水中物體會感覺到物體變形,我們看到五顏六色的物體非常容易把白色作為一種單色,我們不清楚的是所謂顏色,所謂觀察到的現象是我們的眼睛作為一個測量工具對觀察對象的一種檢測結果而已,而且是一種精確度非常有限的測量儀器。我們都知道魔術師的表演是一種虛假的表演,但我們又不得不總是都被這種明知的欺騙所興奮。這說明我們總有這種眼見為實的本能,因為我們總是不由自主地相信我們的觀察。如果不是事先了解到這個表演是魔術,我們甚至不會懷疑自己所見,也就不會有任何感覺異常的作用了。盡管,我們現在已經了解這些都是錯覺,但在科研觀察中仍舊不自覺地受到直覺和直接檢測結果的干擾。

對變化的敏感程度是觀察能力的重要體現。我曾經寫過一個文章,談到好奇心是科學素質的重要體現,對變化的敏感性與好奇心類似。人有天生的好奇心,主要來自對外界的無知,我說過科學家應該是自覺無知的,只有這樣才能保持對變化的敏感性。設想一個自認為無所不知的人,他不會去探究任何變化,甚至對任何形式的變化都采取自動的屏蔽,也就是說會“視而不見”。當然對變化的敏感性也需要專門的知識,對一個領域太過無知,或者看到太多變化,也會使觀察者失去思維的勇氣。例如,有音樂能力的人能很容易識別音符的錯誤,可以理解音樂的美和瑕疵。對音樂完全不懂的人,不能體會到音樂的美,也意識不到演奏者的小缺陷。因此,比較理想的是有基本系統的知識結構,又不盲目自大,或者不盲目崇拜所掌握的知識系統。隨時保持警覺的狀態,體會和感悟新的進展和新的現象。

完整知識結構是觀察有效的最重要基礎。但是,面對復雜體系,目前人類所掌握的知識尚不足以形成完整知識體系,這是導致大量錯誤的重要原因。例如,我們現在對生命現象的理解,對疾病的機制的研究等目前都存在瞎子摸象的狀態,出現大量錯誤甚至是必然的。不過我們不能因為這個而不去摸,而不去探索,這也正是這些學科給人類特別是生命科學的挑戰。在物理學上,牛頓的力學是絕對可測定的直線關系,最多是一種理想的曲線或指數關系。但在微觀世界,測量的不準確性隨時存在,已經成為一個定律。實際上,仔細去分析,即使在宏觀上,距離、質量、體積等這些宏觀數值都不是絕對準確的。例如你只能定義1米是多長,但你無法測量一個絕對準確的1米。因為在微觀上不存在準確,決定了宏觀的絕對不準確性。但在生物學上,不僅微觀上的不準確,宏觀上也是不準確的。例如你無法準確判斷一個人什么時候死亡,我們只能說心跳停止了跳動,但這個時候人不一定是死亡的。其許多器官都是有功能的,因為死亡的人的器官可以被移植到其他患者身體上發揮作用。更加困難的是,我們無法判斷一個人是否健康。于是就出現所謂的亞健康,實際亞健康也是一種模糊感念,這是一種典型的我們不能準確測量的狀態的反映。如果亞健康不是疾病,那么就不是不健康,亞健康本質上是我們所不了解的疾病類型的一種模糊判斷。不能算疾病,也不能算健康,我們不清楚,只是亞健康。過去有一種說法是神經衰弱,因為后來發現許多人是患了抑郁癥。我們現在已經能非常熟悉抑郁癥。所以覺得神經衰弱不是一個科學概念?,F在的亞健康已經進入醫學教科書,但我覺得這個說法并不讓人放心。只不過是神經衰弱的另一個翻版而已。認識到這些,我們是應該欣慰,還是應該無奈?


本博他山之石欄目都是一些名家博客采集而來,不代表本博言論。僅是一個方便大家交流學習的平臺。歡迎大家踴躍來稿。

本文引用地址: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174-425708.html

 

 
聯系我們

咨詢熱線:400-820-3901
學術熱線:021-65535361 公司總機:021-53060660
投稿郵箱:sci-support@biomed-sh.com
編譯郵箱:edit-support@biomed-sh.com
地址:上海市虹口區中山北一路1230號柏樹大廈A2804-06室(200437)

Copyright © 2012-2014 www.leanconn.com 上海北翱醫藥科技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滬ICP備17033024號-1    返回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