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 期刊影響因子信息查詢系統

 
咨詢熱線400-820-3901
 
  醫界要問
  ● 學術講座
  ● 他山之石
  ● 醫學美文
  ● 智庫資源
  ● 基金信息
  ● 精選病例
  ● 醫界新聞
  ● 新聞中心
醫界要聞內容

當審稿人與被審稿

從研究生(92年左右)開始當審稿人,到現在,已整整有二十年。在此期間,審了可能近百篇的文章。審過稿的雜志包括美國的AstrophysicalJournal, 英國皇家天文學會的MNRAS, 歐洲的Astronomy& Astrophysics,中國的RAA,Nature 和 Science。自己也有過百的文章被審??梢哉f是運動員,又是裁判員。

在我的經歷中,幾乎所有的審稿人都是公正的。有些人審稿人意見長達七八頁,可見在審稿時花了很多功夫,對文章的貢獻幾乎達到甚至超過合作者的地步。確實,有些審稿意見剛拿到手時,覺得審稿人是個傻瓜。但冷靜下來,重讀審稿意見時,就發現審稿人(絕)大多數情況下是對的。審稿人或許有誤解的地方,但大多是由于自己文章沒有寫清楚造成的。所以接到比較critical的審稿意見時我一般放幾天,冷靜下來時,再做改動。須知良藥苦口。

我確實有幾次不太正面的被審經歷。審稿人的意見過于保守,或者是錯的(詳見博文)。另外還有一次難忘的審稿經歷。事情發生在是95年左右,我當時是博士后。美國天文物理快報雜志(Astrophysical Journal Letters)要我當一篇文章的二審。這篇文章是一個改行天文的粒子物理學家寫的,文章推廣了我和合作者94年的結果。一審的審稿人是我的同事,因為原稿用的formalism比較新但有漏洞,他建議修改后發表。作者反應激烈,要求換審稿人。我覺得來者不善,婉拒了。結果稿子轉到同所的S教授手里,他看后同意一審意見,建議大改。過了幾天,S教授滿臉通紅,氣憤地到我辦公室,拿著作者的回信讓我讀,其中一句大意是“the referee knows nothing about the subject” (審稿人對該領域一竅不通)。S教授是國際公認的權威,寫過這個領域的長達560頁的唯一英文專著 (monograph)??吹阶髡叩幕匦?,他憤怒的程度就可以想象了!更糟糕的是作者以為我是審稿人,在故意拖延時間,在很多場合散布我的謠言。該作者后來可能也是因為攻擊性強,得罪的人不少,沒有找到工作。所以拿到審稿意見時,應該先放幾天,冷靜了,再修改。另外,過分的猜審稿人是誰,沒有太多用處。

我自己寫審稿意見時,要先讀幾遍文章,理解了,才動筆寫完審稿意見。寫完后,一般先放幾天。然后再看一遍文章和自己的審稿意見,修改后才寄給雜志。審稿時盡量慎重,對有爭議的工作更是如此。有公正的同行評議,才有學科的健康發展。隨著年紀的增長,我拒稿的次數越來越少,除非是明顯錯誤的文章。對天方夜譚式的理論預言文章,我一般也開綠燈:或許將來技術的突飛猛進會使夢想成為現實;今天異想天開的想法或許成了今后的開創性文章?

最后我愿意與許多天文愛好者以黑格爾的話共勉:“一個民族有一些關注天空的人,他們才有希望;一個民族只是關心腳下的事情,那是沒有未來的。我們的民族是大有希望的民族!我希望同學們經常地仰望天空,學會做人,學會思考,學會知識和技能,做一個關心世界和國家命運的人.”



本文引用地址: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82133-649350.html

 

 
聯系我們

咨詢熱線:400-820-3901
學術熱線:021-65535361 公司總機:021-53060660
投稿郵箱:sci-support@biomed-sh.com
編譯郵箱:edit-support@biomed-sh.com
地址:上海市虹口區中山北一路1230號柏樹大廈A2804-06室(200437)

Copyright © 2012-2014 www.leanconn.com 上海北翱醫藥科技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滬ICP備17033024號-1    返回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