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 期刊影響因子信息查詢系統

 
咨詢熱線400-820-3901
 
  醫界要問
  ● 學術講座
  ● 他山之石
  ● 醫學美文
  ● 智庫資源
  ● 基金信息
  ● 精選病例
  ● 醫界新聞
  ● 新聞中心
醫界要聞內容

怎樣看審稿人要求補實驗

美國麻省理工學院白頭研究所的Hidde Ploegh博士在他發表在Nature上的文章《Endthe wasteful tyranny of reviewer experiments》中專門評論到評審員通常要求些對結論沒什么重大影響的實驗,而不好好評審眼前的研究論文,他將這些實驗稱作“評審員實驗(reviewerexperiments)”,而高分期刊似乎要求更多這樣的實驗,好似他們需要透過這樣來提高期刊的水平。Ploegh博士指出評審員研究增加實驗室成本,卻對科學沒有任何實質益處,雖然這已經成為發表界接受的模式,他認為評審工作應該更負責任的進行。從道理上,我非常支持支持Ploegh博士的觀點,也就是審稿專家不應該強迫或變相強迫作者補充實驗。但這種作法在現實中很難做到理直氣壯,作者在許多情況下處于弱勢,只能有限度地反抗這種不公正。這里結合自己的經驗談談看法。

過去曾經多次遇到這樣事情,從實際操作角度,我們一般的比較靠譜的作法是盡量滿足這種雖然無理,但是得罪不起的要求。我曾經聽一個修回大師級人物的報告,他有一個觀點,認為遇到要求補充實驗的意見,如果你很在乎這個發表機會,應該高興,因為如果能按照審稿意見增加所建議的實驗,可以發表的機會至少是90%,雖然極少數情況下,也有被拒稿的可能。其實非常普通的雜志一般很少會要求補充實驗的。越是高檔次期刊,這種無理要求的可能性越大,似乎不這樣不足以說明評審人的水平似的。這絕對是一種國際學術不正之風。

雜志組織稿件基本上有三種類型。第一類是雜志編輯確定型,就是不經過再次審稿,雜志編委確定是否接受型;第二類是原審稿人再審型,就是修回后再請原來專家審閱的;第三類是重新選擇審稿專家審閱型。針對這三種類型,建議采用不同的策略。

對第一類,比較理想的方式是在修回時,對審稿意見進行非常聰明的回答,對是否補充實驗一方面恭維,另一方面可提出不執行的理由,并聲稱將來會考慮這種建議,哪怕你覺得意見是無理取鬧,也盡量不要去爭論和反駁。

對第二類雜志,最理想的方法是按照要求補充實驗,當然如果覺得意見不合理,可以進行詳細地解釋,耐心地勸說專家放棄其看法。

對第三類雜志,因為會送到不同的專家手上,雖然過去的意見仍會被后面的審稿人看到,如果簡單補充實驗,仍會遇到更麻煩的要求,甚至讓你補充更多實驗,因此要盡量不那么痛快補充,可以選擇相對容易的內容補充?;蛘哌M行詳細解釋,說不定下一個審稿人被你說服,就可以順利過關了。

寫到這里,想起一個數年前在加拿大親身經歷的例子。有一博后朋友,德國人,他把多年的工作投稿到一個本領域的頂級期刊,因他提供的免疫組織化學圖片寫著來自2只動物,審稿人認為2只動物太少,一般不夠說明問題(這是最重要的質疑)。這老兄認為自己一直都這么做的,堅決不同意補充實驗。其實就是重復一下實驗,把n改個數字這么簡單,或者如有的投機分子直接把樣本數改一下就可以。但這位堅決不干,估計得罪了審稿專家,最終導致辛苦多年本來很有希望的文章被拒稿,并間接導致后來失去工作。我雖然在道義上支持他,但對他的作法仍有費解。有次私下問他為什么要這樣堅持。他說這是他的做人準則,因為補充實驗并不能只補充這一個就符合規范,應該全部進行重復,包括其他統計學分析,理論上應該全部重做,那簡直就是災難。因為這樣補充的內容就破壞了雙盲、隨機、平行對照的統計學原則了。我不得不表示贊同,因為他說的有道理,而審稿人才是胡攪蠻纏。



本文引用地址: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174-706652.html

 
聯系我們

咨詢熱線:400-820-3901
學術熱線:021-65535361 公司總機:021-53060660
投稿郵箱:sci-support@biomed-sh.com
編譯郵箱:edit-support@biomed-sh.com
地址:上海市虹口區中山北一路1230號柏樹大廈A2804-06室(200437)

Copyright © 2012-2014 www.leanconn.com 上海北翱醫藥科技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滬ICP備17033024號-1    返回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