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 期刊影響因子信息查詢系統

 
咨詢熱線400-820-3901
 
  醫界要問
  ● 學術講座
  ● 他山之石
  ● 醫學美文
  ● 智庫資源
  ● 基金信息
  ● 精選病例
  ● 醫界新聞
  ● 新聞中心
醫界要聞內容

審稿出錯,張冠李戴

我最近很忙,沒有時間和心情寫博客,眼瞅著自己的博文平均點擊量一路下滑,跌出前十名;眼瞅著自己的粉絲們揮淚大逃亡,投入他人的懷抱;眼瞅著曖昧女神YC的博文一篇接一篇,眾男粉叫好與口哨響成一片;眼瞅著傳說中的世界末日成為一個笑話,大家依然擁有明天;...

用了這么多排比句,并非老年癡呆的癥狀,但我老人家到底想說啥呢?事情的起因是這樣的:前一段時間網上幾位名博討論理想的內褲,大意是不能把里面穿的純棉制品當口罩戴,而且上街亂走,不帶這么高調的!這似乎大有諷刺那位程老師和那位張老師的意味嘛。據說連年少無知的陸妹妹都卷入了“理想的內褲”大討論,令我老人家實在看不下去了,答應她改日有時間寫一段關于帽子的故事,以轉移人們對內褲的視線。

這是一個震驚中外的張冠李戴的故事。

大約在一個半月以前,一家著名國際專業期刊的編輯請我審一篇稿子,作者是兩個印度人。我當時看了一下,覺得文章寫得不怎么樣,就沒有請自己的學生或博士后代審,而是先把稿子擱置了。這些年既作編輯又作審稿人,為自己身邊的年輕人提供了很多審稿的機會,一方面叫他們幫我一些忙,同時也鍛煉他們審不同的國際同行的稿件的能力。我覺得這對他們的成長有幫助。往往是好一點的文章他們審,太差的我自己審。從沒有出過錯。

但是就在我還沒有正式開始審這篇印度人的文章時,該期刊的編輯又送我一篇中國作者的稿子。我知道這篇頗有意思的文章,因為之前在網上已經拜讀過它,而且作者之一還是國內一位特別有名的理論物理學家。于是我決定先把印度人的文章審畢,然后叫自己的學生代審同胞的。我把給印度作者的審稿意見寫好之后,就通過期刊的審稿網站提交給了編輯部。我的審稿結論是:沒有新意,建議拒絕。

兩天后,編輯通知我:基于我的推薦,他拒絕了中國同行的稿件。這時的我突然傻眼了,意識到自己在審稿網站上出了錯:本應提交給印度作者名下的審稿意見,被我不小心提交到中國作者名下了。于是我連忙通知學生不要再審那篇文章了,同時給編輯寫了一封道歉信,承認自己的粗心大意。編輯是位國際著名的大理論物理學家,跟我也很熟,回信說都是他的錯,讓我審了這么多稿子,把我自己都審糊涂了。他建議我糾正張冠李戴的問題,也就是說把張教授的帽子還給人家,再給李教授戴上一頂。

我照辦了,一邊把給印度人的審稿意見放到人家的帳戶,一邊以最快速度寫了一篇關于中國同行的文章的審稿意見。后者這么麻利,大有戴罪立功之意,因為我能想象:我的朋友和他的學生在此前接到一封莫名其妙的審稿意見時,嘴巴一定張得大大的,眼睛一定瞪得大大的,我的上帝我的上帝一定說了八九遍?,F在局勢終于真相大白了,新的審稿意見來得快,而且友好,所提的幾點修改理由既合理又不令人為難。他們不能不原諒這個審稿人先前的錯誤,他們不能不給我老人家一個改正錯誤的機會。

一周之內,他們的修改稿件就由編輯部轉過來了。我大筆一揮,建議發表。兩天后,編輯通知我:基于我的推薦,他已經正式接受了中國作者的文章,同意發表。一場審稿出錯、張冠李戴的風波,終于平息了。

這是我職業生涯中又一個小故事,上周在中山大學講給大家聽,大家都笑了。我自己也笑了,這次戴錯的幸虧是帽子。要是不小心把人家兩撥作者的內褲穿錯了,那該多尷尬呀呀呀呀呀!


本文引用地址: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779-645125.html

 

 

 
聯系我們

咨詢熱線:400-820-3901
學術熱線:021-65535361 公司總機:021-53060660
投稿郵箱:sci-support@biomed-sh.com
編譯郵箱:edit-support@biomed-sh.com
地址:上海市虹口區中山北一路1230號柏樹大廈A2804-06室(200437)

Copyright © 2012-2014 www.leanconn.com 上海北翱醫藥科技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滬ICP備17033024號-1    返回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