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 期刊影響因子信息查詢系統

 
咨詢熱線400-820-3901
 
  醫界要問
  ● 學術講座
  ● 他山之石
  ● 醫學美文
  ● 智庫資源
  ● 基金信息
  ● 精選病例
  ● 醫界新聞
  ● 新聞中心
醫界要聞內容

不做實驗可以發表SCI論文

作者:孫學軍

昨天寫了如何閱讀文獻和SCI論文投稿,其中最后一條今天寫出來。

現在,發表SCI論文仍是讓許多人頭疼的事情。實際上,只要我們具備一定的科研能力和英文寫作能力,發表SCI論文并不困難。有時候,我們會因為時間、經費或設備等原因無法開展實驗,這時候我們該怎么辦。有老師留言說不實驗寫文章是學術混混,或者為了發表而發表。本人完全不認同這樣的看法。發表論文的目的是交流自己的學術發現,更重要的是交流自己的學術思想。不做實驗發表的文章就更加純粹地交流學術思想,沒有什么不可以,而且更應該鼓勵。

這里給大家提供一點建議,以實現不做實驗發表你的SCI論文的目的。對我們普通工作者來講,應該是有三類。

一、閱讀高檔雜志上的精品論文,發現錯誤,寫letter。這類文章,有的人認為不是論文,但有的學校也把這類論文作為炫耀的資本,經常有某某發表某高檔雜志的新聞。(建議有了這樣的文章千萬別聲張,以免被人恥笑。這句不要看,黃藥師建議刪除)我們可把這類文章作為入門。

二、圍繞自己感興趣的專業領域,全面閱讀相關文獻,建立圍繞個人興趣的科研知識體系。例如關于腦缺血,你一定要全面了解目前研究的現狀,過去曾經的研究歷史,作為你自己的體系,需要廣泛閱讀。無論是中文(綜述為主)、英文專著,還是最新研究論著。你肯定能把握這樣的情況:關于腦缺血,有一些能反復發表比較高質量論文的套路,這個套路就是你的自己的小研究體系。在這個基礎上,關注最新的研究進展,反復積累,你一定會有許多新的思路,有的思路顯然自己沒有條件去研究,那么你就可以寫觀點類文章,醫學上有MH這樣的雜志專門收這類文章,實際上許多不同級別的雜志都發表這樣的文章。

例一、我曾經審過國內同行一個比較有意思的文章,后來發表在Brain Res上?;舅悸肥沁@樣的,高壓氧預適應對腦缺血的保護效應已經比較明確,但對機制的研究并不是非常全面?,F在關于腦缺血與自噬已經成為一個新熱點,而且自噬與腦缺血的關系也開始比較明確。是否自噬與高壓氧適應有關系,不明確。如果從理論是推測,自噬作為一個廣泛普遍的生命現象,應該是與其有關系。于是作者從理論上分析這個關系的可能性,并提出如何研究的初步設想。寫了這樣的一個文章,并很快被接受并發表。請參看。

例二、關于氫氣生物學效應的研究已經逐漸成為一個新的熱點。我在與學生`討論過程中,有的學生根據我們的想法,寫了一些觀點,相繼發表。文章一。是關于用氫氣治療急性放射病的觀點。放射病與氧化損傷是公認的,氫氣具有抗氧化的作用屬于剛發現的現象,根據這個當然可以提出這個觀點。投稿直接被接受。此后,根據這個觀點他們又發表了兩篇研究論文發表。文章二、是關于用氫氣治療一氧化碳中毒的,我們聽到一個化工廠的真實故事,故事提示我們,氫氣具有治療一氧化碳中毒的可能,隨后我們用動物實驗證明了這個推測確實正確,于是在正式投稿前,先寫了一篇觀點,投稿后修一次就發表了。根據這個觀點的研究論文我們也正在投稿,已經修回,估計能發表。文章三。是我去年的一個想法,我根據自己的分析,提出用甘露醇可以誘導體內產生氫氣,我們用人體實驗也證明了這個推論。然后我們根據氫氣能治療缺血再灌注損傷的研究基礎,提出口服甘露醇可以誘導體內產生氫氣發揮治療缺血再灌注損傷的觀點。這個文章也已經被接受。

三、如果達到一定水平,可以寫綜述或Meta分析類的文章,這兩種技術水平比較高,如果能寫的話,上面的就不是問題了,而且我也沒有這方面的經驗,請其他高手談吧。

 

 

再談不做實驗可以發表論文

前幾天本人寫了《不作實驗同樣可以發表SCI論文》一文,沒想到引來可以說是熱烈的議論。有個別導師對我的看法是特別否定態度,當然也有很多認同的,甚至著名黃老邪有針對我的看法的升級版作實驗,有創新性的解釋,才是水平,該文章已經上了今天的頭條,學習后讓我又了一些長進。

寫這個文章的初衷是因為最近與幾個學生交流過程中,發現有的學生經過撰寫觀點類文章獲得不小的收獲,例如有個學生電話告訴我說,“自己對科研的認識發生了顛覆性的改變”。我覺得應該大力鼓勵學生多思考,大膽提出新思路。

許多學生出現的問題是,盲目相信文獻。記得20年前我在碩士課題階段,我的課題是一種神經肽對腦創傷有損害作用。后來看文獻(記得當時查文獻很辛苦,先到圖書館進行光盤檢索,打印文章摘要,標記有興趣的文章,再看圖書館有沒有這個雜志,如果沒有要到其他圖書館去查,甚至要進行外地聯查,查一次文獻要經歷1-2周才能完成)。發現別人有報道這個神經肽對腦缺血有保護作用,把我嚇了一跳,這個物質對不同部位有不同作用,在同一個部位對類似疾病怎么有完全相反的作用。我與林老教授交流這個看法,教授說,“科學上有許多看法或者想法都有沖突的觀點,甚至完全相反的觀點。因此在閱讀文獻的時候,你不能因為自己的喜好而忽視那些不同的觀點。更重要的是,我們做研究就需要善于提出不同意見?!边@次交談給我留下特別深刻的印象。當我指導學生過程中,特別強調對文獻的批判,已經成為一種習慣。

在本人指導學生科研的過程中,還經常發現學生有眼高手低的問題,特別是剛本科畢業應屆讀碩士的學生,最容易出現這樣的問題。出現這樣問題的原因很多,大部分情況是因為對課題背景了解不夠全面,提出的許多思路不可行,或提出一些沒有必要開展研究的思路。也就是說,學生提出可行性思路的能力往往非常差。實際上本人過去就曾經出現這樣的問題,因此深有體會。因此我昨天就說了一句話“科研工作者最大的悲哀,是辛辛苦苦做過出了實驗結果,結果發現早就被人作過”。根據我的經驗,多寫觀點類文章是鍛煉學生提出好的可行性思路的一個較好辦法。

關于寫觀點類文章,主要有兩種反對意見。一是認為思路沒有得到驗證,不是真正的科研,是一種投機取巧行為,這樣會誤導學生。在雜志上發表文章的并不僅僅報告實驗結果,最終目標或本質是交流思想。因為現代科學主要是實驗科學,但科學或者學術交流的本質應該是思想層面的交流。有時候,有的文章實驗結果很好,但觀點有可能是部分甚至完全錯誤的。這在生物學醫學方面比較多見,具體體現就是這種文章討論的時候胡說八道。這樣的文章恰好是我們批判的好材料。我們一般不是針對實驗,而是針對其設計,特別是思路。

另一類反對意見是,寫文章把自己的想法告訴別人,我們不是很容易被別人搶了先。批判性閱讀文獻當然是很好的方式,可幫助我們提出許多新思路。但是如果我們有了許多思路,甚至很不錯的思路的時候,而我們又沒有條件進行實驗,我們最好的辦法是把想法發表出來。如果是學生,我又會說,你的想法被別人做出來,你應該高興。沒有公開想法本身是沒有價值的,只有證明了想法才是有用的。如果真的別人幫你實現了目標,應該高興,實際上這種情況并不很多。因為即使你發表了這種文章,不等于你的思路一定有多大價值。假如每年發表一篇這類文章,且有人幫助證明是錯誤或正確,那就真的相當了不起了。

 

 

三談不做實驗可以發表論文

兼對孫根年教授文章的不同看法

寫本文的原由是幾天前一篇關于不做實驗可發表論文的拙文,引起一些議論,特別是孫根年教授對我的觀點提出反對意見(見后)。但我要強調的是,可能孫教授對我的觀點存在一定誤會。我沒有反對實驗的重要性,恰好理論觀點都應該建立在客觀實驗證據的基礎上,但是這個客觀實驗可以不是自己完成的,利用國際上的實驗證據提出理論觀點很重要,甚至更重要。這對研究生培養來講,是一個重要的問題。我認為鼓勵學生寫觀點類論文是一個很好的培養方法。

以下是孫根年教授的新作,我借用其線索提出自己的看法。

1.培根以來,現代科學被稱為實驗科學,最重要的特點是擺事實講道理,事實勝于雄辯,以理服人。在科學研究中,提出任何思想、觀點,概念、假說,總結的任何理論和規律,都必須以客觀的事實為依據,證據在那里,事實根據是什么,沒有證據就是假的。(引自孫根年原文)

本人的觀點:假說就是沒有客觀依據,或者依據不充分的假設,怎么就是一定是假的??茖W的發展歷史就是理論不斷被推翻的歷史,牛頓的理論在微小尺度的不正確就被被“量子力學”所代替。

2.在科學研究中,不做觀測實驗,不做調查研究,缺乏實驗數據,你就缺乏事實根據,話說的再好聽,研究設想再美妙,觀點再新穎獨特,沒有觀測數據,客觀事實的支持,一切都是空想,難倒還要搞“空想的社會主義”嗎,“文革”時期就做了很多這樣的傻事;(引自孫根年原文,下同)

本人的觀點:大膽假設、小心求證,很多研究都是先有假設再有實驗的,而不是先實驗在假設的,當然實驗如果與假設不同,可以修改假設。注意假設是建立在過去研究和符合邏輯的推理,不是沒有任何根據的空想,也不是一定完全符合事實的真理。

3.不做實驗寫論文,你就得借用他人的實驗結果,這個結果可靠嗎,你是如何知道的,你是如何判斷出來的;即使結果是真的,用人家的實驗數據,不算剽竊嗎,你不覺得可恥嗎,就不怕人家告你嗎。我不理解,為什么李小文院士還出來捧場,大概是酒喝多了。

本人的觀點:用別人的實驗結果,分析自己的觀點,不僅是觀點類文章,即使論著也是這樣的,但你要寫清楚是別人的實驗,并不是把別人的結果作為自己的結果這樣的簡單理解?,F在的論文不使用別人研究結果的文章(所謂站在巨人肩膀)已經快絕種了。李院士不是李白,他的文章不是捧場,是一語中的。

4.西方科學家做科學研究,絕大多數是很嚴謹的,很重視實驗觀察的。如蛇人奧斯丁為研究毒蛇,走遍世界各大洲,記錄了很多十分珍貴的照片和資料;北京大學潘文石教授,為研究大熊貓在秦嶺山工作17年,最終完成《最后的生存危機》專著。

本人的觀點:別拿西方科學家說事,中西科學家都要這樣的。我強調理論思考,絕對不是反對實驗,甚至沒有絲毫藐視實驗的意思。理論思考恰好需要根據實驗的客觀結果,只不過不一定都是自己的結果。誰的實驗結果,我們都可以思考分析的。

5.在此我對自己提出的“科學實驗”方法再補充一條,這就是“調查實驗”方法,在社會科學研究中是很重要的基本方法。因此,我認為科學的“實驗方法”有5類:理想實驗、控制實驗、觀察實驗、調查實驗、模擬實驗??茖W研究要以實驗為基礎,離開了實驗最好不要寫論文。

本人的觀點:你對實驗類型的分類我很支持,但這與我提出的不用實驗就可以寫論文完全不是一個事情。

6.數學科學、理論物理研究,雖然不做物理化學實驗,但他們多以理想實驗為基礎,被稱為是思維科學,通過嚴格的邏輯證明,來證實自己的觀點和想法,沒有獲得數學證明的只能叫猜想。

本人的觀點:猜想有時候比獲得證明更重要,能提出猜想的論文就是非常好的文章。

7.科學大家所寫的綜述性論文,雖然在撰寫該篇論文時沒有做實驗,但能成為該領域的大家,一定是有很豐富的前期實驗積累,論文中的很多思想觀點還是建立在前期科學實驗的基礎之上。例如,中國黃土之父,劉東生院士的很多綜述性論文。其實,劉東生先生是中國黃土實驗研究的開拓者,在這方面的數據積累最為豐富,都是建立在過去實驗的基礎之上。

本人的觀點:沒有自己的研究,就不能寫綜述,綜述只能建立在自己研究數據的基礎上,只能是大牛的專利。從沒見過這樣的規定。

8.在中國,有些人想做科學研究,但是又怕吃苦,不想做實驗,對科學有點“葉公好龍”。研究生發表綜述性論文,其實這是在呈能,能對該領域有多少了解;有些人投機取巧,編造數據作論文,這是在弄虛作假,很危險的;還有人過度引用他人實驗,論文署名又沒有數據提供者的名字,這是嚴重的剽竊行為,是很不道德的。

本人的觀點:根據你的說法,研究生寫綜述好象都是呈能,實際上國外也有不少研究生寫綜述的。沒有人規定研究生不能寫。只不過是許多雜志是邀請該領域比較厲害一些的人寫綜述。但也接受自由投稿。另外,國內外研究生論文都一致要求研究生必須有綜述性論文,是否公開發表沒有規定。你這樣的說法,讓研究生怎么看這個問題?

最后博導教授這樣說:“我的忠告:不做實驗發表論文,別逞能;不做實驗還要寫專著,千萬別剽竊、別抄襲,這是拿自己的學術生命在玩火。愛因斯坦是天才,霍金是天才,世界幾千年才出1-2個,他們知識不是老師教給的,睡覺的時候上帝會給他托夢,告訴他世界的奧秘。但是我們不是,中國99.99%的研究生不是,那樣的案例不能“復制”?!蹦憧梢哉f我不是,怎么能說我們不是,不能因為自己沒有信心就對所有人都失去信心。

 

 

四談不做實驗可發表論文

 

(本段非正文可不看)前幾天自己無意寫了一個短文《不做實驗也能發表 SCI論文》,竟然引起科學網很多人的討論,把著名博主都驚動了好幾個,例如李小文、周可真、劉蘇峽等等。正如有許多人說,繼續反復說這個問題顯得很無聊,反復說這個已經自己也有點不好意思了,可今天早上又看到李小文的新作《要有勇氣站上巨人的肩頭》又上了頭條,想想這個話題仍需要再討論的必要。正好昨天晚上沒休息好,今天干不成什么事情,再無聊無聊吧,權作休息。據新的研究表明,好嘮叨的人更長壽,正好找到自己又嘮叨的理論基礎了。于是來了興致,湊熱勁再寫幾段吧。(以下正文可粗看,鼓勵糾錯、扔磚、幽批(定義:以幽靈游客身份批評))

大家爭論比較多的是以下幾個問題。

第一個問題是關于實驗是否重要?這個問題不需要討論,實驗和獲得數據的任何工作對科學研究都是十分重要的。這一點大家都沒有疑義,就不要繼續討論了。

第二個問題是理論分析與實驗數據的關系。理論分析和理論創新一般都需要建立在過去理論和新的證據基礎上。但是現實情況是,有的人強在實驗過程和數據整理不善于數據分析和理論分析,有的人善于理論分析不善于具體實驗和收集數據。實際上,這兩種能力對科研都很重要。但從宏觀上看,理論分析,或者從別人數據中獲得有價值的理論觀點可能更加重要。關于這一點,自然辨證法已經論述地非常精彩,真理和實踐關系,當然這里的理論分析與真理不能等同。但道理是一樣的,理論來自過去的實驗數據,實驗數據是檢驗理論的標準。

第三個問題是發表論文與做實驗的關系。我特別強調的是實驗很重要,但不一定都要自己做。如果能通過挖掘別人實驗數據,發表論文論文,是一種很好的研究手段,你可以把這種工作也作為實驗的一種,目前生命科學領域中生物信息學方面大部分都屬于這樣的方式,但確實是屬于數據分析階段的特殊實驗,如果把理論推演也算一種實驗,那么說不實驗發表論文就成為一個謬論。但我講的理論類文章也包括這一種“類實驗”的論文。(在培養研究生過程中,我發現善于進行理論分析的學生往往不善于親自實驗,但這種學生數量很少,我覺得他們是希望最大的科學人才。鼓勵寫觀點類文章,也正是主要針對這類學生的。)

大家質疑的就更多了

一是“不作實驗寫文章就是為寫文章而寫文章,對科學發展意義不大,對培養學生有害無利,壞了學風,影響了學術水平,此風不可長?!睂懳恼卤旧硎且环N能力,即使為寫文章而寫文章,也值得鼓勵,而不是鼓勵浮躁。事實上,我熟悉的國內學科恰恰是存在不會寫文章,而存在大量胡編或抄襲文章的現象。因此,培養和修煉寫作能力也是很重要的。

二是我們大家水平都一般,特別是研究生就更差,別干不做實驗就寫文章這樣逞強的事情,我覺得這是對自己沒有信心的表現。我們不僅要鼓勵,而且要特別鼓勵大家多做一些理論性的文章。

三是發表一些觀點類文章可能把自己的好思路送給別人的嫌疑,我覺得如果絕對好的思路,這樣的擔心是對的,可是實現是我們許多人難以有這樣的好思路,況且有的思路我們也沒有條件實現,如果這樣的話不如發表出來,國際學術通航也同樣會認可那些沒有直接證據的理論分析,同樣能獲得尊重和認可。

不過真正特別有價值的理論可能更難被雜志接受到是真的。因為可能大部分同行不一定能認識到同樣的高度,或者說因為怕你先提出來占了先機,他們可能采取先拒絕你的觀點,然后偷偷自己去實驗證明并發表(這種情況最可怕)。但恰好國內就存在這樣類似的情況,典型的是看到別人的基金申請書和論文,槍斃然后自己做出實驗發表。這種學術不端很隱蔽,但十分惡劣。

沒嘮叨完!待續

 

 

 

 
聯系我們

咨詢熱線:400-820-3901
學術熱線:021-65535361 公司總機:021-53060660
投稿郵箱:sci-support@biomed-sh.com
編譯郵箱:edit-support@biomed-sh.com
地址:上海市虹口區中山北一路1230號柏樹大廈A2804-06室(200437)

Copyright © 2012-2014 www.leanconn.com 上海北翱醫藥科技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滬ICP備17033024號-1    返回上面